舞蹈点亮农村孩子“心灯”

——记金淑梅和她的“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”

时间: 2019-10-09  | 来源:甘肃教育社 中国教育报  | 点击数:

“我要好好学习,长大后当一名舞蹈老师。”当问及自己的梦想,玉门市小金湾民族学校六年级学生包新宇坚定地告诉记者。然而,在几年前,他却因打架、旷课让老师们“束手无策”,一度成为学校里最“扎眼”的“问题少年”。

小金湾东乡族乡位于玉门市以北62公里的祁连山北麓,是1990年由甘肃省“两西”建设指挥部负责建设的少数民族移民基地,一同建设的还有独山子东乡族乡。过去由于教育底子薄弱,加上当地群众思想观念落后,在小金湾民族学校和独山子民族学校,像包新宇一样的问题学生不在少数。

“跳舞的时候很快乐,我找到了自信,也懂得了珍惜。”对包新宇来说,学舞蹈改变了他的“人生轨迹”,这源于金淑梅和她承接的“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”。

2013年,时任酒泉市小白杨舞蹈学校校长的金淑梅,主动承接并在玉门市小金湾乡和独山子乡开展了“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——少数民族舞蹈课堂”项目。

推行这一项目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从酒泉市到玉门市小金湾乡和独山子乡,要先坐车走近2个小时的高速路到玉门市;再沿省道,顺着玉门市城区向北前行1个小时,才能抵达要去的小金湾民族学校和独山子民族学校。

在小金湾、独山子两个乡深入调研时,金淑梅发现,一方面由于当地经济基础差,群众观念落后,对孩子学舞蹈漠不关心;另一方面,由于缺乏专业教师,绝大多数学生处于舞蹈“零基础”阶段。

“对我触动很大的是,有的学生的父母长期在外打工,有的学生的父母离异,享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和关爱,有些甚至逃学、打架,成了‘问题少年’,很多人便早早辍学。看到这些学生,我非常痛心。”金淑梅说,“既然遇上了他们,我就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们,哪怕是帮助他们有百分之一的改变。”

于是,金淑梅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“办法”,让两所学校的教师挑选出各自班级上最调皮的学生,组成舞蹈队,先从他们入手。“我要用舞蹈来丰富这些学生的心灵,让他们从精神层面真正‘富起来’。”金淑梅说。

没有功能室,金淑梅就把舞蹈课堂搬到食堂。刚开始,这些“刺头儿”很不配合,她好不容易把前面的学生排列好,后面的学生又乱了,说话的、玩闹的……各种调皮的举动层出不穷。

一堂舞蹈课下来,即使金淑梅嗓子喊“哑”了,学生对站姿、压腿、下腰这些基础动作的掌握程度仍然是“零”,课程进度缓慢。起初,学生们还觉得“跳舞比学习有趣”,可没过两天,重复做这些舞蹈动作,有的学生就不耐烦了,开始编造各种理由“拒绝”,甚至起哄。

面对这样的情况,金淑梅没有选择放弃。她耐着性子,一遍又一遍地给学生们讲解、示范。有时,一个动作金淑梅要重复几十遍,累得满头大汗。休息时,金淑梅把学生们叫到身边,一一进行点评,及时夸奖、鼓励他们,还给他们讲自己求学时的艰辛和书本上的故事,教他们做人的道理。

一段时间过去,在金淑梅的坚持和不断鼓励下,这些学生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。学生们脸上有笑容了,乐观自信了,尽管一个舞蹈动作要重复很多次,他们也不再喊苦喊累,竭尽全力地做到最好。课后,学生们还自发地互相“补课”,纠正动作。慢慢地,这些学生的自觉性强了,守纪律了,旷课、迟到、不做作业等现象逐渐消失了……

金淑梅除了教学生学舞蹈,还和志愿者一起对舞蹈“零基础”的学校教师进行培训。同时,她通过走访、挖掘民族舞蹈元素,编排了《爱的呼唤》《心中的牡丹》《潇洒的拉面匠》《馓子飘香》等20多种组合舞蹈,在多所学校推广。在她的带动下,小金湾民族学校和独山子民族学校把课间操换成了编排的集体舞,每个学生都能参与其中。

“金老师的到来,补上了学校艺术教育的‘短板’,在舞蹈的普及和熏陶下,学生们变得自信阳光、活泼开朗、乐学爱学。”独山子民族学校校长王成说。

如今,在“新农村少儿舞蹈美育工程——少数民族舞蹈课堂”项目的基础上,金淑梅和她的志愿者团队开发编排的舞蹈在酒泉市100所学校中推广,260多名舞蹈“零基础”的文化课教师成为舞蹈志愿者,近4万余名学生因此受益,先后有千余名留守儿童走出偏远农村,赴兰州、北京、香港等地演出。


信息来源:甘肃教育社融媒体记者 尹晓军/文  中国教育报记者  樊世刚/图



版权所有:甘肃省教育厅     制作维护:甘肃省电化教育中心

地址:兰州市南滨河东路571号教育大厦     联系电话:13919208006

陇ICP备17003689号-1     网站标识码:6200000068

甘公网安备  62010202000617号